联想“推翻”常程:杨元庆“杯酒释兵权”?
2020-01-02 17:30:59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  • 0

厂商们宁可花钱买流量、贴渠道、钻技术、和竞争对手撕逼,也很少有高层抽时间联系用户了。

终于,所有的手机厂商都活成了当初他们不喜欢的模样。

作者 / 刘亚杰

编辑 / 刘 煜

北宋乾德年间,宋太祖赵匡胤中军帐外,开国大将石守信心有不甘,怅然若失。斩反贼李筠,诛叛将李重进,终换不得宋太祖赵匡胤的宽容,只得酒席宴间一阵涕泪横飞,舍兵权而去,委身天平军节度使,于太平兴国七年仙逝,谥号“武烈”。

此后千年,历朝历代,皆有类似事件:功臣封疆,终遇罢官免职,寥寥收场残生,现在轮到常程了。

“19年成长在联想,感悟 感谢 感恩……”个人微博之上,常程将离职留言写得温暖感性,声泪俱下,毕竟是多年的“老联想人”,总有眷恋和习惯,可是他还是要走,还是得走。悲痛处,总有那么点“杯酒释兵权”的味道。

其实这两则故事有不同点:常程不比石守信,离开时“副总裁”的头衔前也没挂上“高级”二字,甚至算不上联想真正意义上的高层;联想移动业务(MBG)糟糕的业绩,已被管理层封装到智能设备业务(IDG)的黑盒中,并不像北宋初期的国力强盛。

可是有一点是相同的,在不同的时代,他们成了无法被稀释的异类,因此必须走。

“半部论语治天下”的赵普曾向赵匡胤谏言,五代十国,八姓十二君,天下大乱久已。图求长治久安,宋朝需要百官臣服皇权,而非一己之力的名将。换言之,石守信退出历史舞台,皆因自身武力无双,乾道至刚,已威胁到大宋根基。

常程也很强,乐商店、茄子快传、ZUK,以及早期众多款式笔记本电脑,都让他笃信互联网思维,以产品为核心,以需求为使命的互联网战无不胜,逐渐形成一种偏执,一种有效讨好用户,却不被联想,甚至整个时代需要的偏执——当今,产品是过程,而非目的,互联网思维成就了他,也害了他。

因此,杨元庆有必要拿起酒杯。

01

从“常掌柜”到“万瓷王”

2019年2月26日下午,伊比利亚半岛东北部迎来和煦的阳光。然而15℃的气温,并没有融化凝聚在常程脸上的凝重。

或许是MWC2019氛围局限,或许是7小时时差困扰,裹在一件厚重套头衫里的常程,脸上没有愉快。若不是PPT酷炫动画提示,怕是少有人会将这位沉重的讲述者,与擅长营销推广、网上活跃着近300万粉丝的2C产品专家相联系,他太严肃了。

“智能手机正在消亡(Smartphone is Dying)。”常程讲出第一个观点即语出惊人。

在他看来,5G网络赋予终端全新的属性,也对功耗、天线标准、外观设计提出全新的挑战。如果出现全新的产品形态,既能结合5G网络的特点,又具备比传统终端更理想的各方面表现,手机可能就告别历史舞台了。

不过这样的耸人听闻,还没有飞越地中海沿岸,就已经销声匿迹。常程没有自信地吹牛说,联想能够超越周期,这让“手机消亡论”成了无头案;更多人认为,常程不过抛出了爆炸性观点,想方设法擦出点舆论的火花,然后主动蹭上去。在手机圈,人们称之为“碰瓷”。

“常程爱碰瓷”,这几乎尽人皆知。不是讽刺他的脆弱易折,而是突出其习惯疯狂追热点:声称Z5Pro GT版首发高通骁龙855,却被小米隔空打脸;听说iPhoneXR发布,就与Z5图解对比;拿到华为Mate30超广角分数,就喊出“Mate30加油!”——怎一个“酸”字了得?

这样的“酸”让人看着有气,却也难免哀怜。要知道,几年前由他掌舵的ZUK还被年轻人追捧,甚至出现新产品一机难求的状况。粉丝为了表示敬仰,奉上“常掌柜”的江湖绰号,敦促尽快出货。

然而几年过去,ZUK从独立到并入联想,他的业务半径也从小众发烧友放大至中国区,可是产品销量始终没有起色。算上遥远的Moto,联想出货量始终归于各大数据报告的Other群体中,连名字都没有。

公布移动业务成绩时,联想总是遮遮掩掩,“拉美排名第二”、“北美排名第四”、“中国市场前十”……从来只有座次,没有数据。第三方CINNO Research报告中,曾经提到一组数据:2019年上半年,中国手机销量共1.886亿部,仅前五名整体销量突破千万;联想以0.8%的份额,位列行业第八位,算下来也只有150.88万部。

用不到半年200万的体量,扮演智能手机行业救世主,或是新时代的新王者?只能贻笑大方。因此人们只认为,常程又开始摩擦,在手机行业光滑的路上摩擦热点,穿着一双破旧的滑板鞋,可笑且可怜——不是所有人都要“碰瓷”热点,可是如今常程需要,一遍遍地刷新存在感。

从“常掌柜”到“万瓷王”,人生落差很难被平和地接受。这样看来,此前MWC2019上的灰头土脸,才是真正的常程。

02

偏执的代价

为何好端端的“掌柜”,沦落到需要通过“碰瓷”体现存在感?这与常程的角色定位有很大关系。

在联想内部,他是为数不多的,相信“产品是打动用户唯一途径”的激进人员。从初入联想负责笔记本研发工作,到后来服务移动端系统及应用开发,常程一直用技术改造产品,不断贴近底层需求并乐此不疲。

这样的价值观,与小米倡导互联网思维非常统一。雷军正是通过网络,汇集星散全国的用户需求,最先开发出拥有强大用户黏性的MIUI。所有的需求,都是雷军、林斌、黎万强等创始人,一天天浸泡在小米论坛搜集取得,后经过开发集成到产品中,五分钟就能让销量突破30万部。

在常程看来,小米所作所为,自己也能做到。他期待像小米一样,用更直接的方式走进用户。于是杨元庆问及,是否愿意尝试打造属于联想的互联网品牌时,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。“这件事我一定要在联想干,我要证明联想是可以做互联网业务。”常程偏执地坚持着自己的想法。

接受媒体采访时,常程表示,只要工作日,他都会在从上午五点开始,在网络上与用户互动,垂询收集用户需求。他要打造一款触及每个用户底层诉求的产品,在电脑业务之外筑起新的长城。“你只要在我那里(微博)评论,我一定回复,我每天泡在微博上的时间非常长,每条必回。”常程努力给联想输入互联网思维。

这种模式提升了厂商与用户沟通的频率,能够让产品以更高的效率完成迭代更新,反馈用户的真实诉求,并且在2015年达到巅峰状态。通过该模式,小米手机当年出货量达到7000万部,超过其他竞争对手;也是这一年,联想完成内部孵化ZUK,2016年“6·18”一度收获2.43亿元的销售额,当时ZUK创立还不足一年,主力机型只有Z2/Z2 Pro两款产品。

由于更为聚焦产品,互联网手机能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兑现用户需求,让品牌方瞬间建立起高质量的口碑,在增量时代迅速提升出货量;可是问题在于,这会导致厂商眼中只有手机而忽略其他,接收不到行业其他信号,在存量时代流为小众宠爱——企业像极了缺少大局观的工匠。

2016年开始,线上渠道增量接近饱和,线下渠道进入高速发展阶段,这让以线上渠道为主的小米停止增长,却让以金立、OPPO、vivo等发力线下渠道的厂商增量迅速提升。见势不妙,小米在全国建立小米之家线下渠道,才逐渐摆脱困境。

也是在这段时间,企业启动更大规模的营销推广,更深度参与到底层技术开发,在原有运作模式基础上,接入更多元、更复杂的元素;至于那些创造互联网模式的功臣,此刻正在悄悄走进幕后。企业也不再执着于发烧配置与网络互动,从线上走向线下。

那时起,一批只看重用户需求,精雕产品的互联网手机厂商走向没落和消亡。历史警告企业眼界要放长远,互联网模式只是短线,大兵团作战才是企业抵抗外力的长城。举轻若重,偏执于一城得失非常危险。然而常程还在坚持最初的信念,眼中放不下产品和用户之外的一切。

2018年,主流厂商已经全部补足短板,想方设法提升品牌溢价能力,应对存量时代的艰涩,联想却仍然念着薄利多销,占领1000-2000元价位段市场;大家都在发愁如何适应市场快速改变,联想仍然徐步向前,完全没有踩下油门追赶的劲头儿。

“我们只有一片地,老板说给你一片地,先盖个‘简易房’,再升级到好一点的‘房子’,再升级到好一点的。”常程安于在这样的闲适中,开发想象中的爆款产品。也正是在这段时间,市场和行业已将其悄悄翻过。

这样看来,常程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产品经理,不过缺少操盘手应有的大局观。然而可惜的是,这个时代更需要后者,因此他的退出只是时间问题。

03

集体“排毒”

如果按照常程的理想走下去,联想手机的结局,有些类似于不做智能电视和智能盒子的一加,或者摒弃智能硬件生态圈的魅族,虽矮小却精致,可这不是杨元庆愿意接受的结果。

杨元庆做错了很多事情,可是并不缺少洞察:小而美没有未来,更不适合联想。眼下,联想折腾出ZUK和乐檬等互联网品牌,然后逐个收编;产品序列从K/S/P/A四条跑道,分解为Vibe/Z/K序列,再到如今只留Z一款。这种聚焦式发展路线,完全符合常程的设定;可市场去中心化已是大势,这才是杨元庆的大局。

随着市场步入5G时代,越来越多的企业在尝试多元化路线。杨元庆不甘心只有手机产品,产品序列要囊括手机、可穿戴、音箱、路由器……多多益善。相信常程很清楚,回归之后的刘军决定扮演SIoT2.0时代领跑者的时候,自己醉心手机研发的日子已经走到头了。

其实整个手机行业,持有相同观点的何止杨元庆一人?曾经谙熟于互联网模式的企业高层,已经在2019年走入历史阴影:2019年7月,“知乎达人”李楠作别魅族;12月,小米社区的“守夜人”黎万强选择出走;如今,喜欢刷微博的常程也步入离职大潮。

他们都曾对互联网模式坚信不疑,都有各自方法论。他们的眼中只有用户体验和产品,认为有着两块方砖,就能竖起自卫的长城。现在看来,这两块城砖很重要,只是还远远不够。

招新时,企业不再喜欢“偏科”的高层,而是欣赏经验丰富的老人:2016年加入努比亚的曾国章、2017年加入魅族的杨柘、2018年加入小米的卢伟冰,无一例外。即使他们的加入没有给新东家带来理想的回报,也足以证明行业的态度——互联网手机时代结束了,越是喜欢互联网,越是喜欢与单一产品较劲,越是要尽早从公司剥离开去。

不过以常程的履历,找到一份新工作并非难事。公开去职消息几天后,雷军就在微博宣布了常程加入小米,担任小米集团副总裁,负责小米手机产品规划的消息。

照片中常程表情平静,明显没有卢伟冰加入小米时的愉悦。毕竟这一次调动,他并没有获得提升的机会:无论在联想还是小米,常程都是副总裁,没能争取到“高级”的修饰词,算是一次跨企业的“平级调动”;产品规划的工作虽是他的长项,职务管辖范围却收窄不少。这样的跨越,确实不值得高兴。

在这次调动中,常程牺牲不小,也是行业对互联网模式信奉者价值的一次重新评估。时代的选择预示着,他们得重新定位。

04

后记

获悉常程加盟小米的消息,终归有些遗憾的情绪。

企业能够专注于产品,虚心聆听用户的声音,以最快速度满足市场需求,这本是互联网模式带来创新的关键。很多人都相信,最好用的手机,是厂商听取用户诉求后雕琢的产品,那些意见写在知乎平台、魅族论坛、微博留言区。扁平化的时代,雷军、黄章、杨元庆们都能听到。

然而现在,再这样苦心孤诣,价值还有多高?现在卖掉更多的手机,仍需要听用户的呼声,更需要看市场的脸色。市场注重推广、渠道、技术,再明确的用户需求,也不能给出正确答案。厂商们宁可花钱买流量、贴渠道、钻技术、和竞争对手撕逼,也很少有高层抽时间联系用户了。

终于,所有的手机厂商都活成了当初他们不喜欢的,传统手机厂商的模样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